优游娱乐官网登录入口,拉斯维加斯生日彩金,京城周年金
首页 | 今日齐鲁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健康 | 专题 | 图片 | 论坛 | 县区 | 菏泽日报 | 牡丹晚报

故乡的“掰羊头”

2019-02-19 11:37:47 来源:

  

  冬日的傍晚,行走在京城大街上,脚下踏着沙沙落叶,正是饥肠辘辘时候,对面一家羊蝎子店飘来刚出锅的鲜羊肉的味道,让我油然想起故乡的小吃“掰羊头”来。

  我的故乡在山东郓城,一部《水浒传》使它名扬天下。说起家乡的“掰羊头”,它并没有多么大的名气,至今也没有哪种小册子把它列为地方名吃。说起来,“掰羊头”的兴起也就是最近三四十年间,作为特色食品,逐渐成为当地人一种带有固执性的嗜好和偏爱,由此,“掰羊头”的名声在城乡鹊起,名噪一域。

  我最早接触吃羊头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那时我刚调到文化馆,隔壁住着一位退休后反聘当花工的老馆长叫王乃儒。他每天早起,先到大门口等候郁胡同一老汉推着新出锅的羊杂从这里经过,花一元钱买一个热乎乎的水煮羊头,回屋就着当地出产的老白干烧酒,边吃边喝。到我起床时,老馆长已美美地打着酒嗝,提着喷壶为花丛洒水呢。老馆长总是对羊头的美味赞不绝口,一而再,再而三,经不起老馆长的撺掇和诱惑,我也偶尔地买一个羊头来,供大人孩子们打打牙祭。后来,经营羊头的饭馆渐渐多起来,中午下班后,与三五同事相约,到附近的东关羊肉馆,要一捆“克利策”或“三孔”或“趵突泉”,一边掰着羊头,一边呷一口酒,酒足饭饱了,醉醺醺出来,踏着阳光,摇摇晃晃,心里那个美哟!

  更多的是到晚上,又是秋末冬初,这时节的羊儿最肥。郓城地处鲁西南,是全国著名的产羊基地,青山羊、波尔羊、小尾寒羊,品类繁多,农户几乎家家养羊,少则二三只,多则十几只。路边树林,河滨滩头,都可放牧。羊,浑身都是宝。羊肉,出口加内销供不应求。羊皮、羊肠、羊蹄角,都有专门的加工业,都是海量出口。唯有羊头是当地消化。因此,从城里到乡村,大大小小的羊肉馆铺天盖地,掰羊头渐渐成为当地人的生活时尚。一到中午和傍晚,满大街都是走街串巷卖羊头婆娘的吆喝声。我在郓城的时候,机关下了班,几个人相约,走,掰羊头去!朋友相逢,三句话说不完,走,掰羊头去!家里来了客人,嫌下厨麻烦,走,掰羊头去!晚上搓麻将,夜深了,饥肠辘辘,赢家说,走,掰羊头去,我请客!不分男女,也不分老少,都有同一嗜好——掰羊头。

  走进羊肉馆,先去水龙头净手,(现在时兴一种塑膜手套)落座后,服务生过来,一边摆布餐具,一边问:“要几个头?大的小的?”过去按个,现在论斤,20元一斤,贵得咂舌。不够还可以另加羊杂碎,心、肝、肺、肚、肠,羊卵羊奶羊蹄子,外加烧饼火烧,再来碗羊肉汤,应有尽有。不过,羊头总是排在首位的。

  羊头要从热锅里现捞,用笊篱或钢叉一挑,控水,入盘,趁热端上来,热气缭绕,香味四溢,那诱人的味道直接就进了肺腑。有经验的,先抿几口酒,就着拼盘的葱丝芫荽羊肚羊肠儿先垫一垫底儿,把馋虫压一压,然后撸撸袖子,大把抓,把裸露的两块腮颊肉吃下。羊头是剥皮的,腮颊肉总是裸露在外。它是羊头的第一美味,所以要细嚼慢咽,充分品尝羊肉的鲜美味道。然后掰开下巴骨,粉红的羊舌(口条儿)就展露出来,连同舌根上的疙瘩肉是羊头的第二美味,不仅味美,而且劲道,你要仔细品尝。你一边吃肉,一边品酒。那酒又最好是当地产的水浒老窖酒,曾经拿过山东省金奖的窖香型,浓郁的酒香与羊肉的美味相得益彰。然后是眼珠和耳根儿,轻轻一抠一揪,轻松拿下,把绒毛剔净,沾着葱花或辣酱,和着烈酒慢慢咀嚼,软中有脆,脆里有软,别有味道。

  最后就是羊脑包了。吃羊脑是掰羊头最后的压轴大戏,也是第三美味,也最诱人。没掰过羊头的会摸不着门道,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有的竟张张狂狂向店家要锤子。其实完全不必任何工具,徒手可得。因为羊头已煮得滚瓜烂熟,只要瞅准脑门正中一道裂缝,用指甲抠着裂缝轻轻一掰,瓜熟蒂落,颅骨大开。“掰羊头”的名称就是由此而来。头骨一开,那圆嘟嘟、水溜溜、油汪汪、软糊糊的一坨脑包儿呈现在你面前,像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一样,粉中透白,晶莹剔透。你可以舔,也可以啜,它香、糯、软、滑,油而不腻,香而带爽,那味道是独一无二的,胜过西式大餐,天上人间的美味再难有出其右者。吃完了,面前瓷盘里只剩下一盘净骨,白生生,像雕刻的艺术品。你打着饱嗝儿去净手。如果你是个孝子贤人,你惦着家里的老爹老妈、妻子儿女,觉得这么好的美味不给他们尝尝,有点儿于心不忍。于是,你吩咐老板再打一包,用塑料袋一裹,往包里一塞。外面虽然夜色已深,灯火阑珊,可你心里却美滋滋的,胜过你所经历的任何美好时光。

  据我所知,掰羊头这一吃法,截止到目前来说,除郓城之外,在外地还真没有听说过。大西北的山(西)陕(西)甘(肃)一带我去过,内蒙大东北我也去过,羊肉的各种吃法都有,北京的羊蝎子,天津的涮羊肉,都很著名,但就是没有掰羊头一说。即使与郓城只有百里之遥的单县、曹县,虽同属鲁西南,又是回民聚集区,却也没有这种吃法。那年我去那里出差,晚上想找个掰羊头的地方,几条小吃街都找遍,竟找不到一家煮羊头的。一问才知道:那里习俗是把羊头肉拆下切碎,与别的羊杂掺在一起出售。而北京市面上的羊头肉都是带着羊皮,蜕毛后,从下巴颏儿豁开,剔骨,摆成像扇面儿那样整片出售。其实,那哪是羊头肉,分明是一张张羊脸。如此说来,郓城的掰羊头还真是绝无仅有,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所以,各位看官,哪天,若真想吃“掰羊头”了您,便只有到俺山东郓城县去过把瘾了。

 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网站,不得转载本网及菏泽日报、牡丹晚报所属各媒体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,特此郑重声明。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关于我们 | 菲律宾申博开户 | 网站留言 | 版权声明 | 网上订报 | 网上投稿 | 申博开户登入 | 招聘版主
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QQ:451652942
Copyright? 2004-2015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菏泽网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现金百家乐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138
真人百家乐 申博在线管理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88
澳门百家乐 申博138 太阳城 申博手机下载版
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娱乐注册 澳门金沙娱乐场
澳门博彩公司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亚洲注册 澳门星际赌场